欢迎书友访问丫丫读书

丫丫读书

第 6 章

作品:马仁杰秦如梦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君舞

    这会儿功夫,谁也不会觉得舒服的。尤其是我现在浑身上下,都被那姓张的踢得浑身酸痛。秦如手掌贴上来的时候,更是按在了我痛处,让我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嘶……姐,你轻点!”

    “轻了怎么能活血化瘀?”

    我虽然没回头,但却突然感觉秦如在说这话的时候,语气中竟然透着股心疼来。

    我没再说话,咬着牙硬撑着让她的手在我背后按摩。等到我感觉皮肤都搓得发痛了,她才长舒了口气,然后把我衣服整理好,才说:“好了,暂时先这样吧……等回去了再给你上药。”

    不一会儿,玲玲也从卧室里走了出来,笑嘻嘻对着秦如说道:“,我把房间收拾好了,不过只有一个卧室……看今晚你俩是睡一起,还是一个人睡沙发。”

    “我睡沙发吧。”我有些尴尬,秦如的事情,不能便说出去。而我更加知道,我和秦如的事情,更加不能说出去!

    这玩意儿往大了说,那是逾越伦理的关系。毕竟徒弟和师娘关系不清不楚,这在任何人眼中都是不能容忍的。即便是往小了说,也是让旁人看不惯的关系,到时候真要传到镇子上去,闲言碎语是免不了的。

    但我万万没想到,秦如脸上突然微红,也不知道是因为酒劲儿还没过去,还是因为害羞的。她只犹豫了几秒钟,就毫不在乎的说:“睡一起吧,我们姐弟俩没那么多讲究……而且他都这样了,还让他睡沙发……”

    余下的话她没再说。

    玲玲也满不在乎的,反倒是她男朋友诧异的看了我俩一眼。然后就听见玲玲说道:“那行吧,便你们怎么安排,我们要先去睡觉了……哈……”

    打了个哈欠后,玲玲直接拖着她男朋友往主卧走了过去。

    一时间,客厅里就只剩下我和秦如两个人了。和她对视了一眼,秦如后就把眼神挪开了。她站起来,磨蹭了几秒钟后,又对我说道:“行了,赶紧睡觉吧,明天一早回镇子上去。”

    一边说着,她一边从沙发上的手提包里摸出手机,看她的模样,竟然是要打电话出去……这么晚了,还打电话给谁?

    我有些不明白,但我这会儿瞌睡也来了,就跟在她屁股后面进了卧室。

    我俩进了卧室后,秦如却并没有第一时间睡觉。而是捧着手机一屁股坐在床沿上,在拨打电话。

    片刻后,电话接通了,她语气突然变得有些沉重,有气无力的样子,对着电话那头就说道:“亲爱的……发生了什么事情啊?我怎么……”

    亲爱的?秦如喊谁亲爱的呢?

    一时间,我心里有些烦躁,更多的却是不满。我竖起耳朵静静的听着电话那头的声音,后就恍然大悟起来……

    电话那边传来姓张的那猥琐的声音,骂骂咧咧的:“麻痹的,你他妈究竟想要搞什么?你他妈个婊子,搁老子面前装纯是吧?信不信老子分分钟弄死你?”

    秦如听到这句话后,竟丝毫不慌张,翻了个白眼,后又转过头俏皮的对我吐了吐舌头,然后语气故意很慌张的回答:“没有没有……亲爱的,人家才醒过来,什么也不知道啊……醒过来的时候看到你没在人家身边,人家还以为你不喜欢我了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你他妈自己问你弟弟去……靠!”

    姓张的说完这话后,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然后秦如就转过头,看了我两眼。我分明能感觉到,她脸上憋着笑,想笑又不敢笑的表情,怎么看怎么可爱。

    但我现在却怎么也笑不出来,甚至有一种悲哀的感觉。

    我突然知道为什么秦如今天会带我进城里来了。除了之前答应过我的,每次进城都会带上我之外,还有一个更加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她竟然利用我!

    是的,我感觉我被人利用了。

    “是不是感觉很好笑?”我突然闷哼着说道。

    秦如听见我这句话后,明显一愣,憋笑的脸渐渐恢复正常了。之后她突然问道:“你是不是生气了?”

    “没有。”我直接往床上一趟,说是没生气,但心里却已经气得冒火了。之前对秦如产生的一点好感,在这一刻是彻底的烟消云散了。

    秦如上来拉我,拉不动,就拍了下我的肩膀,说道:“至于这么小气么?不就是让你白白挨了顿打么?”

    只是白白挨打这么简单么?挨打是其次,我更气的是,秦如竟然利用我作为她的挡箭牌。

    我能明白,她根本不喜欢那个姓张的,更不想让姓张的碰她。但她好像并不敢反抗姓张的,所以把我推出来,当在了她面前。

    我闷哼着,好像耍小孩子脾气一样……实际上我才十七岁,本身就是小孩子。转了个身,故意不去看秦如,然后瓮声瓮气说了句:“你干嘛要利用我?”

    好半天,听不到秦如的声音,我以为她完全不在乎的。正打算回过头去看她,但没想到,秦如突然有些愧疚的说了句:“仁杰……对不起。”

    只这一句对不起,就让我心里一软……而秦如后的动作,更是让我心中的怒气全消。

    床上一阵晃动,后我就感觉到,秦如也上了床。她就躺在我身旁。

    这间房本来就是次卧,面积不大,安置的床也就不可能有多大了。一米二的床,两个人躺上去还要挤挤才能睡得舒服一点。而秦如上了床后,几乎是和我身子贴着身子。得亏是有一件衣服隔着我俩。

    她一只手突然从后面伸过来,缓缓的抱着我。嘴唇凑到我耳边,轻声继续说道:“仁杰,真的很对不起……我也不想这样的,但我没办法……”

    “他们都觉得我是一个婊子,是个不要脸的女人……是个只要肯给钱,就可以便上的女人,但是……我真的很需要钱,很需要很需要的那种!仁杰,你能明白吗?”

    我突然转头,和秦如面对面,闷哼了一声:“我不明白……你就那么喜欢钱?”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就后悔了。倒不是后悔我说错了什么,而是后悔自己不该在这个时候说这么一句话的。

    这一刻,我才发现,秦如脸上竟然挂着泪痕,她竟然……哭了!

    秦如语气没有一丝改变,但她的眼泪却跟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一颗一颗的往下掉。她突然摇摇头,对我说道:“我不是喜欢钱,但我需要钱……仁杰,你能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么?”

    这会儿我只想骂娘!

    我他妈才十七岁,从法律上来讲,还他妈未成年呢,哪儿知道这些事情?别人十七岁的时候,都在上高中读大学。我他妈却要跟着范仲学中医,不光如此,现在还和一个女人躺在一张床上,思考这些大道理。

    但我他妈的就是心软,见不得女人掉眼泪。尤其是秦如这么漂亮,这会儿却哭得这么凄惨,让我心疼。

    为了避免她继续哭下去,我只好似懂非懂的点头,回了句:“明白。”

    秦如突然笑了,但她是讽刺的笑,笑过之后就说道:“你不明白的……”

    我闷哼:“既然晓得我不明白,那你不告诉我?”

    我这话刚说完,秦如突然怔住了,她多看了我两眼,突然犹豫着说道:“仁杰,我要是告诉你了,你能保证不会告诉任何人吗?”

    都到了这会儿了,秦如竟然还不相信我,我有些无语,只好把以前的事情扯出来做保证:“我之前就答应过你了,你的事情我不会说给任何人听,这都小半个月过去了,你见我说过吗?”

    本来只是开玩笑的,秦如竟然当真点了点头,然后才说:“那好,我就告诉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