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丫丫读书

丫丫读书

第 5 章

作品:盖世小村医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韦克

    到了晚上,矿上的老少爷们儿都回村了,听到女人谈论白天徐海揍小村霸,救治村长的事儿,都很惊讶。

    有佩服徐海有种的,有骂徐海愣头青的,也有替他担心的。

    晚饭时间一过,徐海的两个从小玩到大的死党到家里来找他。

    “海哥,你这一年没回来,一回来就制造新闻啊,我奶说你下午把胡强那苟日的给揍了?”

    一个十八九岁,平头,黝黑,个子不高,但很敦实的年轻人带着好奇的眼神看着徐海问道。

    此人叫刘猛,大家都叫他大猛,为人仗义耿直,但有些冲动。

    “嗯。”徐海只是点点头,嗯了一声,算是确认了外面的传言。

    “啧,海子,胡大拿他们爷俩可都不是省油的灯,得罪了他们,你往后在村里不好过啊。”

    说这句话的人叫徐志刚,比徐海大一两岁,是村支书徐长立的儿子。戴着一副一条腿用白胶布粘着的破眼镜,做事谨慎,有些心机。

    “你当是海哥吃饱撑的,没事招惹他们?还不是因为那马秀媛吗?正所谓红颜祸水,不过海哥,这个女人不值得你这样。”

    耿直的刘猛朝徐志刚刮了一眼说道。

    “海子,你这次回来,还出去不?”徐志刚扶了扶鼻梁上的那副破眼镜,看着徐海问道。

    “不出去了,以后就在葫芦村当农民,有山有水有地,还能饿死?”徐海想都没想就回答道。

    “海子,现在村里的男人都在胡大拿的矿上干活,虽然挣得也不多,但总比光靠种那几分山地强些。农闲的时候去矿上挣个三瓜两枣的也不错。你要是不走了,赶明儿我让我爹跟胡大拿说说,你也去矿上干活儿吧。”

    徐志刚站起来轻轻拍了拍徐海的肩膀,好心好意地说道。

    “刚哥,海哥刚得罪了胡大拿,他能同意吗?”大猛似乎觉得徐志刚出的是个馊主意。

    “同意应该会同意,但这事儿不要急,胡大拿是出了名的护犊子,就算要去他矿上,也要再等几天,等他气儿消了,兴许就同意了。而且矿上一直都缺人手,海子应该能去。”徐志刚又扶了扶眼镜,显得很老成地分析道。

    听到徐志刚的分析,刘猛默默点着头,觉得他说的有道理。

    “海哥,刚哥说得也对,就你这身板儿,去矿上准是个好手。”刘猛用力拍了拍徐海厚实的肩膀笑着说道。

    看到两个好哥们过来替自己出谋划策,徐海心里感到阵阵温暖,白天的伤心郁闷也消散大半。

    “嘿嘿,你们两个甭替我操心了。胡大拿的矿上我肯定是不去的。我有自己的打算……”

    “徐海啊,徐海!海子在吗?”

    徐海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忽然屋外院子里传来一阵急切的呼喊声。

    徐海三人走出屋子一看,原来是徐有文,村里人都叫他徐秀才,是葫芦村小学校长,也是学校唯一的老师。

    “有文叔,您找我啥事?”徐海有些意外地问道。

    “海子啊,穆老师发急症了,药匣子也没在,听他婆娘说你会看病,这不实在没法子,就找你给看看去。”徐有文手里拿着手电筒,满脸焦急地说道。

    “哦,行,大猛、刚哥你们先回吧,我看看去。”徐海跟徐志刚刘猛两人招呼一声,便跟着徐秀才出了门。

    “有文叔,哪个穆老师?咱村小学招了新老师吗?”徐海边走边问。

    “咱这穷学校拿啥招新老师啊,穆老师是乡镇派来的支教老师,在咱们这儿支教一年就会走的。不过这个丫头是真不错,教得好,有水平,孩子们都喜欢她。”徐有文一边快步朝学校走,一边回答道。

    “穆老师是个女的?”徐海有点意外。

    “是啊,她是刚从师范学院毕业的女大学生,主动申请来乡下支教,乡镇教育办就把她安排到咱葫芦村了。”徐有文点着头说道。

    听到有女大学生来葫芦村这个十里八乡穷山沟支教,徐海心中对这个穆老师生出了敬重。

    两人边走边聊很快就到了学校。

    葫芦村小学就只有三间土坯房,最左边一间是教室,中间那间是办公室,最右边的本来是个杂物间。穆老师来了以后,就拾掇出来成了她的临时宿舍。

    跟着徐有文走进穆老师的宿舍,在昏黄的灯光下,徐海看到一个身穿白色短袖T恤,蓝色牛仔裤的苗条女孩,蜷缩在竹板床上,手捂着胃部,双眼紧闭,神情痛苦。

    宿舍里极为简陋,但黄土坯的墙壁上却被女老师贴上了一些美丽的图画,看上去都是她自己手绘的。

    “穆老师,他是徐海,会看病,让他给你看看吧。”

    徐有文走到穆老师的床边,低声说道。

    女孩没有说话,点了点头,白皙的面庞上布满了汗珠子,几根乌黑的发丝粘在上边,让人视而生怜。

    “穆老师,你哪里不舒服?”徐海微微俯身,轻声对女孩问道。

    听到徐海的声音,女孩没有想到给她看病的是个年轻人,睁开眼睛看到一张帅气而温暖的脸庞,略感惊讶。

    通常情况下,村里的赤脚大夫或者乡村医生都是上了年纪的人,徐海看上去顶多二十一二岁,穆欣蓉心里不由得对他生出质疑。

    可是她实在胃疼得难受,这个时候也只能是病急乱投医了。

    “我胃……疼。”穆欣蓉秀眉紧皱着,似乎说出这三个字也很艰难。

    “穆老师,方便伸出左手吗?我给你把把脉。”徐海简单查看了一下穆欣蓉的面色和症状后,问道。

    穆欣蓉没有怎么犹豫,将自己的左手伸了出来,肤如凝脂,玉指芊芊,一看就是城里的女孩。

    看到穆欣蓉白嫩如玉的手臂,徐海微微有点失神,深呼一口气,将自己的三根手指搭在了她手腕尺、关、寸三脉上。

    那些神秘光斑中,就有中医望闻问切的基本技法,徐海了然于胸。

    “关脉太弱,脉象细,你应该是急性胃炎导致的胃疼。”

    切完脉,徐海非常肯定地说道。

    “急性胃炎?海子,这咋办?你可有什么办法治不?你看穆老师疼得厉害呀。”徐有文一看徐海会切脉,说得好像还是那么回事,又赶紧问道。

    “嗯……有文叔,劳烦您去一趟桂枝婶子家拿点艾叶来,老贵叔给人看病,艾叶这东西肯定常备着呢。我要给穆老师做个艾灸,止住疼。”徐海略作沉吟后,对徐有文说道。

    “好嘞,我这就去。”

    徐有文听徐海说有办法能止住疼,心里一喜,应了一声,赶紧出屋朝徐老贵家赶去。

    “穆老师,你要是疼得厉害,可以自行点按大腿梁丘和小腿足三里穴,会有缓解。”徐海看到穆欣蓉疼得满头大汗,便建议道。

    “我……都疼得动不了,哪有力气点按穴……位?”穆欣蓉眉头紧皱,说话有气无力。

    “那……你要是不介意,我帮你点按?”徐海知道对方是个女孩子,让一个男的给她点按穴位,肯定会难为情,但实在不忍心看到她这么痛苦,便试着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