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丫丫读书

丫丫读书

第 4 章

作品:李岩欧阳莉莉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夜阑静处

    茫茫藁草中,到处响不停的警笛声,郑大福的大宅足足围了十几辆警车,到处是闪烁的红蓝警灯。

    一群警察靠着车边,看着郑大福着火的大宅,火烧冲天,几公里外都能看到恐怖的火舌亮光和浓浓白烟。

    郑大福双手被反扣,跪在地上,满脸泪痕地看着自己的屋子烘烘燃烧着。

    他仰天大喊:救救我的房子!

    旁边的警察摊手无奈,还点了一根烟,说:消防队说塞车,要过10分钟才到。

    10分钟?我的房子都烧成灰了!还有塞车?郑大福满脸汗迹,鼻涕糊满脸上,去nm!这里是荒山野岭!怎么可能塞车?!

    他的声嘶力竭,嘶哑中带着凄悯,跪在地上孤独无助。

    不到30米的一辆警车内,陈子珊和李岩坐在后座,两人身上都盖着一张白色毛毯,子珊正一动不动地望着李岩。

    你到底是谁?

    你不需要知道李岩回避那双媚眼,他谨记亨利说不能暴露身份的话,总而言之,谢谢你帮忙处理法律义务。

    你这是抢。李子珊别头,一副不悦的样子。

    没办法,他先抢的我。李岩摊手无奈。

    事情处理行云流水,完美解决,令李岩震惊的是,加上他们的股份,郑大福竟然持有价值1000万的股票。

    如今全数转入了他的名下。

    警察在郑大福的车库里,找到了一屋子的枪械和管制武器,这些东西不是亨利陷害的,郑大福私底下真的在攒军队。

    私藏武器,这可是刑事案件,郑大福这次算闯大祸了。

    最令警察奇怪的是,车库居然做了放火隔离措施,这么大的大火,房子都烧榻了,这些证据还保留下来

    别这副惨样,你的手续费不少了。李岩摊在车座上,挑逗般地看着子珊。

    黑心钱。子珊撅着脸,没有看李岩。

    李岩嘲了一句:不用谢,陈大小姐。

    陈子珊终于被逗笑了,好吧,谢谢,你的确救我一命,不过你最好告诉我,你到底是何方神圣。

    李岩正想怎么处理,一个警察开门窜了进来,回头问两人:你们去北辰?

    对。

    走吧,我刚好去北辰,几个小时的车程了。警察思考了片刻,又问:你们谁会开车?

    我。

    第一轮你开,半夜换我,我太累了。

    没问题,调换座位后,李岩问:郑大福怎么了?

    他算仆街了,警察在副驾驶上闭目养神,以前灵山的同事没办法治他,北辰专门派了一队人来抓他,说起来奇怪,他以前在北辰贿赂过几千块,这么小的一条线,居然能钓到这么条大鱼,他那车库还有他经营非法场所的账本,要我说,他关进去半辈子别想出来了。

    你们怎么会调查到这的呢?子珊警惕地提问。

    我们局长下得命令,真英明啊。

    警察再也没说话了,子珊念叨了局长两个字,默默地思考李岩的手段和实力。

    不知道开了多久,李岩忽然一刹车,疲惫的子珊从中苏醒,前面一百米有3个人在路中央挥着手。

    他们又蹦又跳,显然很兴奋的样子。

    是你二姨!子珊很吃惊,他们肯定走错路,绕开了小镇,直接往北辰去了,他们这样走,走到天亮回不了

    警察!救命啊!我们迷路了!

    李岩隔着玻璃能听到她二姨,熟悉又刺耳的声音。

    表哥一步步往前走来,李岩看了看旁边,那位警员熟睡得打呼噜,根本没留意到车外发生的事情。

    李岩叹了一口气,直接发动汽车,开出了马路,飞快地绕开了他们。

    他表哥看到这情景,先是一愣,后追在后面,大喊:喂!等等!警察!救救我们!

    可惜,李岩回予的是一脚油门,直接越过他,飞奔而去。

    就这样,他们一家人眼睁睁地看着一辆警车光速离开他们,李岩从后视镜能看到他们眼中的绝望。

    干得好。

    陈子珊笑着摊开身体,终于与李岩同仇敌忾了。

    估计他们今晚得睡在路边了,李岩突然有点担心,这晚上不会有狼什么的吧?

    管它呢。子珊出了一口气,显然很开心,对李岩越发赞赏了。

    那头二姨家三人,全都目瞪口呆。

    表哥眉头皱成一团,他脚底全是泡,根本走不动路了,磕磕碰碰回到二姨旁边。

    他支支吾吾地说:刚才那个人

    怎么了?

    好像表弟

    你看错了吧?你一定是看错了。二姨仿佛提到他的名字就晦气。

    表哥像吞了颗药一样,再也没说话了,他们手机全没电了,凌晨2点,他们呆着一个连gPRs都没有的荒山野岭,不知所措,唯一的救命稻草,是那辆经过的警察。

    然而竟然这样无情的绕开他们,飞奔而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件事过去3天之后,二姨才打电话找到李岩。

    她们在电视上,看到了郑大福被捕的新闻。

    李岩有种感觉,如果他被郑大福埋了,他二姨大概问也不会问一句,他甚至能想象警察来问话,她装出一脸无辜的表情。

    李岩怅然地编了一个故事,没有谈及股票的事。

    然而,又过了几天,他契叔,竟然大摇大摆地回来了。

    首先,他的债主锒铛入狱了,他自由了,他还发现了股票上市的情况。

    他手上有2万股,救活了他,其他小股东,纷纷排队等解禁(原始股股东有两年的禁售期),然后抛售。

    他从一个江湖骗子,突然成了一个投资专家,令人振奋的是,德国迎来多年难得一见的牛市,说不定解禁期过后,价格超过8元。

    二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只是呵呵一笑,直叱不可能是真的,他一定耍别的法子骗钱。

    表哥反而留了一点小心思,特意又调查了一遍,他终于发现了事实。

    可是他不敢告诉二姨,他知道,如果让她知道自己损失了几百万,大概连儿子也不给情面

    这天,他特意打电话给李岩,各种跑火车,左右言他,兜来兜去。

    表弟,你那些股票呢?还在吗?给我,哥帮你便宜处理了。

    不用了,我已经处理了。

    你处理了?表哥心里咯噔咯噔地跳,什么叫你处理了?

    别忘了,我给了你20万,加上郑大福的那20万现金,你们都赚了20万,还想怎样?李岩语气轻松,近乎调侃。

    这这是什么意思?表哥还在试探。

    别装了,对了,表哥,你觉得保时捷的911好,还是gTR好?

    李岩嘚瑟地把这话一说,他表哥立马明白了这小子有钱了,解禁期一到,他表弟就发达了!

    李岩以为他表哥会发飙,没想到一阵长时间的沉默后,他低声沮丧地说了一句:千万别告诉我妈。

    说完,把电话挂了,李岩十分诧异,他表哥为了面子,连争吵也舍弃了。

    当然,他们白纸黑字签了转让协议,再发飙都没用了,而且这件事还是他表哥拍胸口一手决定的,真的太蠢了。

    再过几天,原始股的公司上市的消息,传得越来越厉害了,连二姨也开始动摇了,东打听西打听。

    股东还专门开了个群,每天发股票的价格,或者讨论抛售之后,买什么东西。

    二姨每次打电话询问李岩表哥,他都会坚决否认。

    二姨整天疑神疑鬼,除了打电话给李岩旁敲侧击,还偷偷跑去股东群做卧底。

    李岩知道,她迟早有一天会明白的,就一直跟她绕圈子,转弯抹角,把她耍得团团转。

    他赚了那一千万(可能不止),得到了亨利的极力表扬,两人在天桥底见面的时候,脸再也没那么黑了。

    有一次还专门赞赏他,说:你干得不错,我没挑错人,你是第一个继承人,一无所有却赚了点小钱的人,继续努力,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们能成功的!

    一千万在亨利眼中,只是一点小钱,听到这话,李岩嘴唇都咬出血。

    这件事情算完结了,但是李岩的问题还没解决。

    怎么当一个有钱人?

    亨利为了隐藏他,把他以前租房的那整栋楼买下来,几十个租户陆陆续续离开,他一个人住在一栋公寓楼,想搬哪间就搬哪间,小区保安有4个,还多过住户。

    保安也觉得怪极了,好几次拦住他,喂喂,年轻人,地产商把所有人赶走了,没赶走你?

    额我也不知道什么回事李岩每次都这样含糊过去。

    然后,四个保安会把他团团围住,转圆圈,X光般扫描打量他,通常扔下一句:这年轻人不错。

    才把他放了,他下楼买瓶啤酒,常常有几个人护航,旁边小区的人也对他颇为注意,经常伴着:这里有人住?,这小子何方神圣?一个人住一栋楼?

    他的职业生涯也是一个笑话,自从亨利带着资本入侵公司之后,频频有转型大动作,天逸娱乐打算开设艺人经纪业务,李岩还专门申请了转部门,参与改革。

    亨利一直叫他低调低调,等待时机,却没告诉他要做什么。

    他不想这样浑浑噩噩,他给自己定下一个目标,先用实力征服这间公司。

    但他的雄心壮志在公司同事面前,简直是笑话。

    大概因为他越来越混了,同事调侃他起来,简直不给面子。

    这个职位难道就没有点学历要求么?连李岩都能参加?

    还有同事直接找到李岩,你的岗位这么轻松,还能和公司最顶级的美女,欧阳莉莉一起工作,你还想换工作?你简直疯了。

    听说,新部门的同事,以投票决定,我一定不投你,你什么经验也没,凭什么让你做?

    或者有男同事酸他,你成天沉迷泡妞勒,天天与欧阳莉莉有说有笑,你就别换部门了,呵呵。

    听到这些话,李岩真想把这些人全炒了,当然,要低调

    最烦恼的是,公司来了一个新同事,廖明,被誉为调入新部门,最理想、最被看好的一个同事。

    不知道他是抽了哪根经,大概是因为喜欢欧阳莉莉,视李岩为情敌和眼中钉,天天过来找他的茬。

    这天,廖明直截了当地向同事宣布:如果我被调入了新部门,我最不想与其工作的同事,就是李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