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丫丫读书

丫丫读书

第 7 章

作品:兰若宝沈月西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阿芜

    婢女提着一桶新雪化成的水,一脚踹开房门,朝着兰若宝泼去。

    “少夫人,陛下的御驾还有半个时辰就抵达沈府,奴婢伺候您起身梳妆打扮吧!”

    兰若宝浑身透湿,颤抖不止,她抱紧自己,蜷缩一团,看着陌生的婢女,怒气飙升:“你是谁?”

    “先前伺候少夫人的心竹已经死了,我是新派来伺候少夫人的阿悠。”

    “谁派你来的?”

    “少爷。”

    “我昏迷的这些天,少爷来过梨苑吗?”

    阿悠摇头:“没有。少爷一直陪着新夫人,没空来看你,但是少爷吩咐了,如果叫不醒您就用雪水泼您,您一定能醒。”

    兰若宝冷笑了一声,将阿悠赶到了屋外。

    她扶着床板一点点地挪动着下床,她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镜子里形容枯槁的女人。

    她一定不能以这种状态见皇兄。

    ……

    当今圣上兰沣直接驾临梨苑,沈府一众人还跪在堂屋院子里没有起身。

    兰若宝见到皇兄,脸上也多了一些笑容,他们坐在亭子里,煮茶赏雪,闲话家常。

    兰沣问:“我差人给你送来的须顶花你收到了吧?心竹来信只说你最近在研制新药,需要用到须顶花。皇兄问过太医,须顶花入药,一般只会用于以毒攻毒。梨儿,你老实告诉皇兄,你是不是中毒了?”

    “没有!我可是是雪医圣手刘妃的关门弟子,我怎么可能中毒?我就是喜欢研究一些疑难杂症罢了。”

    “那就好!对了,怎么没见着心竹?”

    兰若宝提壶的手一顿,压下眸中恸色,很快若无其事地回答:“那丫头最近染了风寒,我允她歇息几日。”

    兰沣点头,右手指关节意地敲打着桌面。

    他眸光忽然停留在兰若宝戴着手套的手上。

    兰若宝感受到这眸光,笑道:“皇兄你知道的,我从小畏寒!这是月西亲手给我做的羊绒手套,戴着可暖和了。”

    “你在沈府过得好吗?”

    兰若宝将茶汤盛到杯中,递给兰沣。

    她笑起来的时候双颊嫣红灵动,那双清澈的眸子就跟会说话似的:“月西待我非常好。皇兄,我知道我嫁给他是我任性了,也知道公主嫁给商人有损皇家体面,但我真的很幸福很幸福…”

    她话音未落,院外参天大树上的雪花簌簌落下,发出沙沙声响。

    兰若宝眼皮一跳,不小心打翻了茶盏,她“啊”了一声。

    兰沣骤然收回探寻的目光,起身去看她的手。

    兰若宝躲闪不得,手被兰沣握住,那瞬间的疼直击心肺。

    她却只是喉咙吞咽了一下,摇头道:“没事没事,茶水全洒在桌上了,我没烫着!”

    “你啊!一个人在沈府,一定要学会照顾自己。”

    “知道!”

    “沈月西最近动向如何?他是否有和一些可疑人士见面交谈?他言语中是否有为先帝打抱不平?”

    “没有。皇兄,月西如今和我们是一家人,他的心自然是向着你的。”

    如此最好。

    送走兰沣后,兰若宝脸上的笑容荡然无存。

    她整个人都虚脱了。

    她听到动静,回头去看,有一雪衣蒙面男子从树上飞落而下。

    她还没来得开口,对方就拉下覆面的白巾,怒不可遏地一脚将她踹翻在地。

    “兰若宝,你好得很!怪不得你皇兄明明不赞成这场婚事,却还是把你嫁给我,原来是要在我沈府安插眼线啊!我现在一想到你口口声声说爱我,我就恶心!”

    兰若宝的眼睛快睁不开了,她看着白茫茫的一片,心里已是一片荒芜。

    “你怎么不否认了?之前不还振振有词吗?今日你和你皇兄说的每一个字我都听得清清楚楚。你如此对我,休怪我心狠手辣!三日后就是我和辰乐的大婚,我要你奉茶下跪,降妻为妾,奉她为尊!”

    “沈月西!你好大的胆子!来人啊,沈月西对公主大不敬,以下犯上,罪不可赦,给朕把他拿下,关进大牢,三日后午门斩首!沈家众人,男为奴,女为娼,三代不得经商、不得踏足桐城,若有反抗者,格杀勿论!”

    兰若宝看着去而复返的兰沣,她喉咙涌上一口腥甜,骤然呕出一大口血。

    兰沣向她伸出了手,温柔的笑意从没这样狰狞过,他说:“梨儿,多亏了你,不然皇兄怎么能用这么光明正大的理由拿下沈家呢?”

    巨大的恐慌袭遍兰若宝全身,她下意识地看向被士兵驾住,跪在地上的沈月西。

    他看她的眼神从未这样充满恨意,那份咬牙切齿,隔着茫茫白雪她都能看得真真切切。

    完了!

    她和沈月西之间全完了。

    兰若宝疯狂地摇着头,她心痛地近乎失声。

    “啊——”

    她发出一声哀恸至极的叫喊,终于倒在了地上。

    兰沣亲自打横抱起了她,男人摸到一股黏腻,抬手来看,竟…是血。

    他回头。

    地上,他皇妹方才躺过的雪地,因着周围皑皑白雪的衬托,竟是比她染血的儒裙还要艳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