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丫丫读书

丫丫读书

第 4 章

作品:沈城红花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吴半仙

    “要棺材么?”

    沈城听到这句话,差点直接坐地上。

    这大清早的,沈越堂的死讯还只有自己知道,这怎么就莫名其妙出来一个问棺材的?

    房门吱嘎一声打开了,一个穿着黑布褂子的年轻人站在面前,阴沉着脸,面无表情,看着就像是个……死人。

    刚才那句话在他嘴里说出来,就好像街坊邻居打招呼,问你吃饭了么一样自然熟练。

    对,就是自然熟练。

    沈城想起了自己住的地方楼下,有个卖豆腐的老头,每天见到自己都要问一句“要豆腐么”,此时此刻,就是那个感觉。

    “你是……”

    沈城试探着问,他上下打量了这个年轻人一眼,发现他跟自己岁数差不多,可能还要稍小一些,但身上却带着一种特殊的沉稳。

    或许也可以说是,冷漠。

    年轻人伸手指了指外面,回答道:“我是隔壁棺材铺的。”

    隔壁还有个棺材铺?

    沈城回忆了一下,昨天一心寻找钟表店,还真没注意,原来这钟表店的隔壁,就是一家棺材铺。

    “你怎么知道我现在需要棺材?”

    沈城好奇地问,叔叔昨天死后,自己虽然很悲伤,但更多的是惊异和疑惑,几乎也没有嚎啕大哭,他是怎么知道的?

    “因为他死了。”

    这个年轻人仍然是那副死人脸,探头往屋子里看了看,面无表情的说。

    沈城无语。

    不过这个回答好像也没毛病,沈城想了想,说道:“好吧,现在我的确需要一副棺材,不过你们这里的规矩我不懂,出殡都还需要些什么程序,还得小哥你帮帮忙。”

    “什么也不需要,一副棺材就行,今天晚上子时出殡,我跟你一起去。”

    “什么,子时出殡,难道不应该是白天才能出殡吗?”

    “在这里,外乡人只能晚上出殡,这是规矩。”

    年轻人冷冷说道。

    外乡人只能晚上出殡,这是哪门子规矩?

    沈城疑惑不解,却也无法拒绝,只能入乡俗。

    在隔壁棺材铺,沈城挑了一副看起来还不错的,于是那年轻人便带他又去了另一边的裁缝铺,选了一套寿衣,给沈越堂穿上,装殓入棺。

    两人足足忙了一个上午,沈城很感激他,而且他也已经知道,这年轻人就是隔壁棺材铺的老板,脾气很怪,也不爱说话,但人倒是不错。

    沈城问他的名字,他说,他叫做阿吉。

    这是一个听起来挺顺溜,挺吉利的名字。

    当天晚上,沈城在店里守灵直到夜里十点多,看看时间将近,阿吉忽然从外面的门缝里闪了进来,他的身后还带了四个汉子,也都跟阿吉一样,一脸冷漠,看着沈越堂的棺材,甚至还流露出了一丝嫌弃的神情。

    沈城以为这就可以开始准备出殡了,没想到阿吉对他说,小镇的规矩,但凡死了人,都要敲响一口丧钟,让生者让路,为亡灵开道。

    沈城不明所以,阿吉指了指钟表店内屋,说:“小镇的丧钟,就在楼上。”

    沈城还真没注意到钟表店还有二楼,他来到内屋,这才发现,角落里果然有一扇小门,打开来,一排楼梯螺旋向上。

    先前这屋子里光线太暗,再加上沈越堂死在这里,沈城竟一直没有注意。

    他迈步走进小门,沿着楼梯走了上去。

    上了二楼,这里是一个杂物间,堆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也都落满了灰尘。

    螺旋状的楼梯还在向上延伸。

    沈城来到了三楼。

    这一层较为狭小,屋顶呈尖顶状,房间里也很空旷,什么都没有,只在中间悬挂着一座黑沉沉的大钟。

    确切的说,这应该是一个钟楼吧?

    走近些看,大钟的钟身上面篆刻着沈城认不出来的文字和图案,看起来十分怪异,却显得肃穆而又凝重。

    靠墙的一侧,窗户是敞开着的,大钟正对着窗口,站在窗前,半个小镇几乎都在眼底。

    阿吉不知何时走了上来,对沈城说:“时辰到了,敲钟吧。”

    他的声音阴冷阴冷的,沈城深吸了口气,上前拿起钟槌,按照阿吉的吩咐开始敲钟。

    “一声响,送亡人,鬼神避,天地殇。”

    “二声响,开灵光,神魂出,听灵章。”

    “三声响,浩荡荡,渺茫茫,归四方。”

    沈城连敲三下,钟声浩荡,从这钟楼远远传了出去,在黑夜中蔓延。

    过了好一阵子,这钟声的余音才渐渐消失,阿吉和沈城下了钟楼,四个汉子抬起沈越堂的棺材,在夜色中出了门。

    按照阿吉的吩咐,沈城扶馆,阿吉走在最前方,他手里拿着一个口袋,一边走,一边从中抓出纸钱,向空中抛洒。

    此时已是夜半子时,街道两旁早已空无一人,这诡异的出殡队伍渐渐出了小镇,沈城来到街口,忍不住回头看,只见一路上白色的纸钱纷纷扬扬,说不出的诡异和恐怖。

    好在接下来的过程很顺利,也很简单,小镇后面不远就是大山,沈越堂的棺材抬到山上,便下葬掩埋了。

    只是按照这里的规矩,外乡人都是没有墓碑的,沈越堂自然也不例外。

    黑漆漆的荒野中,孤零零地隆起了一座新坟,山风裹挟着尘土,簌簌而过。

    沈城跪在坟前磕了几个头,想起叔叔留下的一大堆谜团,心中感慨万千,久久不愿离去。

    那四个抬棺的汉子早已经走了,阿吉站在沈城身后,默默的站了一会,也不声不响的转身离去。

    沈城听到身后脚步声,忽然想起什么。

    “谢谢你了阿吉,我忘了问,这副棺材,还有出殡的费用,一共要多少钱?”

    阿吉停住了脚步,他没有回答,也没有回头。

    黑夜中,他冷漠的脸庞上,浮现出了一丝神秘而又诡异的笑。

    他说:“下次一次算吧。”

    沈城愣住了。

    下次,是什么时候,谁的下次?

    “你怎么知道我不会离开这里?”沈城问。

    “你当然不会离开,每一个来到这里的人,都不会离开。”阿吉淡淡地说,他忽然侧头,瞥了一眼站在那里的沈城。

    “更何况,你现在已经是新的守钟人,就算你想走,也走不成了。”

    “守钟人?我什么时候成了守钟人?”

    阿吉的脸上又出现了刚才那种神秘又诡异的笑,这一次他没有回答,只是深深的望了沈城一眼,然后缓缓的转过身,慢慢的走了。

    沈城站在原地,他觉得自己的后脊梁又有些发凉了。

    阿吉刚才在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看自己的眼神,就像在看着一个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