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丫丫读书

丫丫读书

第 3 章

作品:万古神帝丁烈江寻月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囚山老鬼

    “柳师兄要亲自出马了!”

    “这丁烈耗费一刻钟才走完九层乱心林,以柳师兄之才,最多只需要半刻钟便可以通过!”

    “狗屁,像你这么说,那丁烈能有柳师兄一半厉害?我赌柳师兄只需要五分钟!”

    “五分钟?你们也太瞧不起柳师兄了吧,我赌只要三分钟!”

    “我赌只要一分钟!”

    “……”

    看到柳长风的动作之后,下方已经是燥了起来,甚至有弟子光天化日之下开始赌博,以灵石押注!

    由于之前丁烈的六条灵脉神芒引起的异象,导致越来越多的内宗弟子踏入朝阳峰,此时此刻,有着不下上千位内宗弟子。

    这些弟子荟聚在高台之下,虽人数众多,却也不显拥挤。

    很快,一个现搭的赌场问世,所有人都下注,赌柳长风过乱心林需要多长时间,大多数人都压在五分钟上面,而保守的也压得是半刻钟,在之上就没有了。

    而这个时候,柳长风已经是立在乱心林的入口,时准备进去。

    朝阳峰的三位执事见此,也只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以后这天剑宗,保不准就是柳长风说了算,他们自然要多多担待。

    “长老,可否借弟子一百块中品灵石,一会儿便还于您。”

    丁烈来到六大长老跟前,躬身一拜后,恭敬道。

    藏剑长老倒是微微一愣,后漫不经心的扫了眼不远处的那个赌桌,轻‘嗯’了一声,手里便多出一百块灵气充沛的中品灵石,递给丁烈。

    “哼!好的不学尽学坏的!”黑袍长老冷冷的看着丁烈,怒哼道。

    丁烈嘿嘿一笑,躬身道:“小子谢过长老。”说完便小跑着离开了。

    “还是有点小聪明……”藏剑长老哑然笑道。

    韩长老眯了眯眼,不屑道:“小聪明终究是小聪明,他知道乱心林出了问题,所以想来借灵石去押注,然后发一笔横财吗?”

    “看来,那乱心林真的出问题了……”黑袍长老叹了口气,皱眉道。

    而另一边,丁烈三步做两步,飞快的跑到那个小赌场,费尽力气才挤了进去。

    一百块中品灵石往赌桌上一扔,道:“我押柳长风过不了三层!”

    顿时间,嘈杂的声音消失不见,人群中无数双眼睛落在丁烈身上。

    “怎么?不让这么押吗?”丁烈挑了挑眉,望着身为庄家的那个猥琐弟子。

    “让!怎么不让了!”那猥琐弟子愣了一秒之后,连忙将一百块中品灵石揽过去,心中是乐开了花,这小子是他娘的脑子有病吧,明摆着押这个是送钱,还要这么押。

    “我道是谁,原来是咱们的丁烈师弟啊?”

    这时,有弟子认出了丁烈,不由嘴角翘起,眼神不善。

    “丁烈,你小子刚才侮辱了江师妹,现在还敢跑下来,就不怕死吗?”一位长的人高马大的青年,双手抱胸,眼神凶狠,走了过来。

    在他的身上,气息沉混,宛如一头猛虎,给人一种威猛的感觉,让人不敢撩其锋芒。

    丁烈眯了眯眼,微微一笑,道:“谁不怕死啊,我可是怕的要命。”

    “你找死?”那弟子一听丁烈这语气,顿时火上心头,双目一瞪,一股肉眼可见的土黄真气,攀附在其双臂之上,看上去犹如神金浇筑般,散发出咄咄逼人的气势!

    “杨虎,别冲动,三位执事和外宗六大长老都是在边看着呢。”

    在那弟子的身旁,两人拉住了他,劝慰道。

    虽然他们都对丁烈极其不爽,但这朝阳峰上,可不能动手,不然就会被关进噬魂渊,那地方可不是人呆的。

    那弟子也知道规矩,最终冷哼一声,饱含煞气的看了丁烈一眼,只能作罢。

    丁烈淡淡的望了那人一眼,杨虎吗,他记住了。

    在外宗保守苦难的这几年,丁烈将天剑宗所有的宗法全部牢记于心,知道在什么地方是最安全,也知道什么时候该张狂,什么时候该低调。

    天剑宗内宗,最安全的地方莫过于朝阳峰,最危险的地方就是那噬魂渊,其中多是天剑宗千百年来关押的罪犯弟子,皆是穷凶极恶之辈,要是落入到其中,说不定分分钟就被人直接生吃掉。

    而最有趣的就是,如果在内宗朝阳峰动武,就会直接被关押到噬魂渊。

    相比之下,外宗的龙门山广场,并不是太严,之前那柳长风动手之后,也没见被处罚,而丁烈杀死贺云,也因为丁烈的崛起直接给压下去。

    很快,一众弟子的目光,都从丁烈转移到高台上的柳长风身上。

    柳长风终于是迈出了那一步,跨过界限,进入到乱心林!

    丁烈就在赌桌旁边站定,也不离开,他等着一会儿收钱呢。

    看着柳长风进入到乱心林,丁烈的嘴角,不由微微一翘,一对黑眸,明亮异常,紧盯着柳长风的身影。

    “柳师兄进去了!”

    只是,一会儿后,众人有些纳闷了,柳师兄怎么站着不动……

    时间缓缓的流逝,过了有三分钟,终于有弟子站不住脚,出声道:“柳师兄,你倒是快走啊!”

    他们可都是在赌桌上下注的,若是柳长风一直不动,他们岂不得亏死!

    一些压五分钟的人,心也提了起来,紧盯着柳长风,神情紧张不已,就好似他们在闯乱心林一样。

    围观的人都是心中疑惑,搞不清楚这柳长风在搞什么名堂。

    “丁烈,那乱心林是不是没出问题啊?”丁烈身旁的一个弟子忍不住小声问道。

    这个时候,他们都是看出点端倪来,如果说那乱心林出了问题,柳长风为何会原地不动?

    丁烈露齿一笑,道:“那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我走着感觉挺自然的,没啥不适。”

    那弟子闻言,不由一脸狐疑,却也没有再问。

    高台之上,不管是江寻月还是三位执事,都是脸色沉重,显然察觉到不对劲。

    藏剑长老将目光投向丁烈,眼神惊疑不定。难不成,那乱心真的没出问题?

    五分钟过去,柳长风纹丝不动。

    朝阳峰上,一片死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