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丫丫读书

丫丫读书

第 5 章

作品:恰在爱情来临时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知相忆

    夏琳盯着牛排,心情复杂。

    上辈子,她根本不在乎,也不会在意,慕苍擎对她任何的好,她只会以各种态度逃避,可是没想到最后,害死自己的那个人竟然是自己。

    忽视掉对面陆庭活见鬼的表情,夏琳缓缓的咬了一口牛内,半天才弱弱的问慕苍擎道:“我……我今天表现好吗?”

    墨苍情微挑眉,看着夏琳,等着她的下文。

    原本她长成什么样,他都不会在意,所以现在,他倒是特别的喜欢。

    见慕苍擎没反应,她壮着胆子,细着声音问道:“那我可以去上学了吗?”

    慕苍擎缓和的目光又冷了下来。

    说一千,道一万,还是想离开。

    夏琳赶紧解释。“我只想回学校。”她举着双手保证似的说道:“我一定会好好表现。”

    慕苍擎幽冷的眸光又深了几分。

    夏琳垂下眸,也许,她太着急了,早餐吃完了,两次都没有提成功。

    看着女孩眼里的光变得暗淡,慕苍擎的唇抿成了直线。

    慕苍擎和陆庭去书房说话了,夏琳坐在沙发上,皱着她的小眉头,双手撑着下巴。

    后来,陆庭出来的时候,就见她揉着一张小脸,差一点想要跟着伸手揉一揉了。

    “为什么一定要打扮成像个男孩子?”害他一直以为夏林是男生。

    夏琳无语至极,难道他每一次来这里总是要揶揄她几分,和她讲笑话,勾肩搭背的,本来她都很抗拒的,不过为了膈应慕苍擎,她每一次都表现出一副无所谓,大大咧咧的模样。

    可以说,她每一次都收到成效,把慕苍擎给气的够呛。

    所以,陆庭能够来星海苑这里的机会真不多。

    “没什么。”她自己正烦着,根本不想和陆庭说话。

    刘嫂走来,询问夏琳。

    “来了一批鱼,夏小姐要不要去钓鱼?”

    一提起鱼,夏琳才记起来,慕苍擎的池子里,放的都是尊贵无比的鲤鱼,但是,她通常都把那些鱼钓起来,然后让厨房做着吃。

    其实她自己又不吃,纯粹是折腾,逼着周围的人吃。

    “不了。”夏琳摇头,“放着好好养吧,我不去钓鱼了。”

    刘嫂简直喜欢出望外。

    说真的,那些鱼,金贵,肉真心不好吃,每一次,她们被逼着吃鱼,也难受。

    “刘嫂,让他们给我做一个花藤的秋千架。”

    花园里会开花的原本都被夏琳灭了,新的花刚刚送到,还没移植,剩下的都是光秃秃的树,现在她要一个带花藤的秋千!

    看着刘嫂眼里的愕然,夏琳问道:“怎么?有难度?”

    “没有,我立即就去。”

    夏琳的话,慕苍擎一出来就听到了,他深邃的眸从她的脸上扫过。

    刘嫂赶紧说道:“先生,夏小姐说要做一个有花藤的秋千。”

    “照她说的做。”

    “是。”刘嫂赶紧让人处理。

    夏琳站了起身,想要去外面。

    慕苍擎问道:“去哪?”

    “去外面走一走,看看那些鱼。”

    “还想钓鱼?”

    “不是。”夏琳摇头:“我想跟鱼说声对不起。”

    说着她就朝着外面出去。

    出去跟鱼说对不起?

    慕苍擎还是第一次听到她说这样的话,嘴角莫名的动了动。

    夏琳到了外面,送鱼来的老王见到走来的一个女孩子,一双老花眼朝着夏琳看了又看。

    好漂亮的一个女孩,比那个魔王小鲜肉好多了。

    每一次送鱼来,他都感觉到自己的心肝在滴血。

    夏琳瞅了老王一眼,发现他手上抱着鱼,半天都没放进池子里,微微蹙了蹙眉。

    说道:“再不放下去,鱼要缺氧了。”

    老王这才赶紧把鱼往池子里放下去。

    往时都是让小魔鲜给折腾死,别这一次给自己整死了。

    但是,不对了……这个声音,为什么跟那只小魔鲜一样?

    但是,他再看去,那个女孩站在池子的边,跟仙女一样,一定不是的,好听听的声音都千篇一律,难看的灵魂才各有千秋。

    夏琳看着水里游动的鱼,她不知道是不是上一辈子作孽太多,所以才会闹到最后惨死的结局?

    这一辈子重活一世,她是不是只有六年的命?

    老王看到刘嫂走了过来,苦着一张脸说道:“大姐啊,可怜我这些鱼,等一下,我给它们多撒一些鱼料。”

    反正就是被卖过来送死的,多吃一点,好上桌……

    老王不舍得把鱼卖过来,但是,慕苍擎的实力实在是太可怕了,他根本就不敢说半个不字。

    “老王,你放心,夏小姐说这些鱼放着好好养。”

    “好……啊,你刚刚说什么?”

    这一边,夏琳默默的站在水边,有一会儿了,心里跟鱼儿说了几声对不起。

    往一边的小径走了下去。

    这里,佣人正在处理送过来的玫瑰花,地上有很多种已经开放的花苞。

    为了和慕苍擎作对,她上一次直接弄了农药,把花田的花全部灭了。

    这还是一周前的事。

    夏琳看着已经种植了一小片的玫瑰花,蹲了下去。

    旁边的花农一脸愕然的看着这个长得好看的女孩,而刘嫂则是一脸的担心。

    夏琳转头对刘嫂说道:“给我一把剪刀。”

    “……”刘嫂顿时觉得不妙。

    不会是又想屠花吧?“夏小姐?”

    “这些花很美,我想剪几枝放到房间里。”

    刘嫂这才赶紧将剪刀拿过来,但是有些迟疑的说道:“夏小姐,要不我来剪吧,别扎到你的手。”

    “没关系。”夏琳剪了一刀,想到曾经做过的不可理喻的事,或许是造了太多孽,最后才会承受那么多,自己的孩子都保不住。

    那一天,慕苍擎带着玫瑰花来,但是却见到她的尸体……

    眼角有一滴泪莫名的滑落了下来。

    这可把一边的刘嫂吓坏了。

    “夏小姐。”

    扎到了吧……

    慕苍擎刚从里面出来,想看看夏琳在做什么,结果就看到她被花给扎哭了。

    眼角那颗晶莹的泪,在阳光的折射下竟然发出了刺眼的光芒。

    那种光,深深的刺到了他的眼,直刺他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