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丫丫读书

丫丫读书

第 3 章

作品:锦时而遇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花椒

    他开口:“你觉得它怎么样?”

    “看起来并无异样。”程溪瑞以为患者在询问状况,便如实回道。

    “你觉得它长得怎么样?”

    “……”程溪瑞抿起唇角,抬眸扫了他一眼,并未搭理。

    她很年轻,无礼的患者,不是没有遇到过。一般不搭理,也就知难而退了。

    陆锦川显然更喜欢迎难而上,她的沉默,激起他的兴致。

    “它是不是你见过的,长得最独特的?”

    程溪瑞忍不住回道:“男性除了病变的,大都长得千篇一律。无非长短大小的区别而已。”

    “它算是佼佼者吧。”男人语气不乏自傲。

    呸,自恋。

    程溪瑞绷着脸,“患者,请你暂时不要开口,以免影响我的检查。”

    陆锦川无声的笑了笑,果然不再说话,观察起她的模样来。

    脸上擦了薄薄的粉底,肌肤细腻柔软,白中透着粉。眼影很自然,没有画眼线笔,也没有涂睫毛膏。天生卷翘浓密的睫毛使得她的眼睛看起来很有神采,不过这双眼里透出来的光太冷了,啧,毫无热情嘛。

    程溪瑞道:“好了,穿上出来。”

    说完她就将用过的器具及手套摘下全部丢进垃圾桶里,目睹这一切的陆锦川脸色不由得难看下来,然而不等他发难,预备走出门的程溪瑞忽然停下脚步,似犹豫会儿,道:“你不用想太多,在医生眼里,这不过就是一个器官。”

    这不过就是一个器官?

    呵。陆锦川重重一声冷笑。

    ……

    走出检查室,程溪瑞打开一本病例本刷刷写下几行字,待陆锦川走出来重新坐下,她问道:“你从什么时候发现自己不举的?”

    “三年前。”

    “之前有查过原因吗?”

    “查过,医生都说没什么问题。”

    “初步看起来是没什么问题。”程溪瑞目光沉静,宛若一池幽泉,“你确定自己真的不举吗?”

    陆锦川道:“你刚才不是自己检查过了吗?况且,我有必要跟你开这样的玩笑吗?”

    程溪瑞点点头,继续问道:“有没有过手yin?从几岁开始手yin?又是什么时候发现手yin不能让自己bo起?”

    程溪瑞每问一句,陆锦川额上的青筋就往上跳一下。他不怒反笑,嘲讽似得看着程溪瑞:“我有这个必要吗?”语气中透露出来的强大自信让人心底生寒。

    程溪瑞微微一怔,说道:“这位先生,你在生理上没有任何毛病。我建议你,可以去看一下心理医生。”

    “不必了。”

    “嗯?”

    “我有一件事忘了跟程医生你说了。”陆锦川浅浅一笑,抬腿松弛的坐在椅上。就这么一句话,他似瞬间抓回了主动权。

    “什么事?”程溪瑞隐隐有些不安。

    陆锦川道:“我三年不举。可昨天,我跟一个女人发生了关系,这是我三年以来头一次跟女人上床。”

    程溪瑞的那股不安顿时放大,她微微笑笑:“这更加说明先生你是健康的,没有看医生的必要。”

    “我担心,这只是昙花一现。因为之前,我也做过类似的治疗,均无效果。”陆锦川看着程溪瑞的表情,慢慢说完。

    “也许从昨天开始你就好起来了。”

    “原因在哪?”

    “抱歉,我不是心理医生。”

    陆锦川心底呵呵冷笑三声,不疾不徐的说道:“我倒看程医生你长得有些眼熟。”

    程溪瑞抬起眼,看向陆锦川,“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我昨天喝醉了,没看清楚跟我欢好的女人长什么模样。现在这么看着程医生,倒觉得你跟她长得有几分相像。”

    程溪瑞脸色迅速变冷:“先生,说话要留分寸。”

    “程医生不喜欢被人追求吗?”

    程溪瑞嘴角也勾起一抹讥诮的笑,“这位先生,你大概不知道,我是有夫之妇,并没有任何婚内出轨的想法。”

    陆锦川笑容一僵,脸色阴沉下来。没过多久,他一边嘴角向上牵起,笑声漏了出来。

    “有夫之妇,好一个,有夫之妇。”

    程溪瑞无意去深究他这话的深意,直接下了逐客令,“你要是没事儿的话,就请回去吧,我已经下班了。”

    陆锦川寒着脸起身往门口走去,身后的汤圆急忙忙跟上。这男人高个儿腿又长,快走起来一步是汤圆的两步。

    “汤圆。”忽然想起什么,男人停下脚步。

    “在!”

    陆锦川若有所思的问道:“我昨天那件衣服,你处理掉了吗?”

    “没有。”

    “你去拿过来。”

    “哎,好。”

    “有夫之妇是吗?”陆锦川目送着汤圆匆匆离去的背影,低声讽道:“好一个……完璧之身的有夫之妇。”

    ……

    中午十二点。

    程溪瑞在医院食堂吃完午饭出来,就接到小费的电话,说门诊出事了。

    程溪瑞片刻没有耽搁,直接往门诊大楼的方向走去。

    男科办公室的门外围着一些人,这个点儿患者都去吃饭了,看热闹的大部分是护士。程溪瑞刚走过去,就听见耳边有人喊起来:“程医生来了!”

    程溪瑞单手抄在白大褂的口袋里,另一只手上拿着饭盒,面色清冷的看着围在一起的这些人。

    坐在轮椅上的霍坤被人从人群之间推出来,站在他身后的女人踩着Dior最新一季的高跟鞋趾高气扬的走到程溪瑞的面前,甩手就‘啪’的一巴掌。

    程溪瑞的脸被甩到一边,发圈掉在地上,白皙的脸颊刹时红了一大片。

    “程医生!”小费惊呼着冲过来。

    王嘉瑜冷笑,眼中闪过一丝得逞的光,扬手又是一巴掌。但这一次,动作在半空中就被人截断了。

    程溪瑞捏住王嘉瑜的手腕,嘴边渡出玩味的笑容,反手在她脸上还了那一巴掌。

    她手上戴着腕表,直接在王嘉瑜的脸颊撕出一道血口子。

    小费惊了,愣在一旁。

    程溪瑞拢了拢头发,捡起地上的发圈,重新绑上。

    这才看向王嘉瑜,眼神冷淡,满是嘲弄:“别在这儿丢人现眼,滚回去。”

    “程!溪!瑞!”王嘉瑜眼中冒出火光,她从未在人前吃过亏,更别说是被人甩巴掌那样的奇耻大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