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丫丫读书

丫丫读书

第 3 章

作品:绝世神泉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执念

    “诸位邻里乡亲,小宁是回来了,但是小宁刚上班,还没有领工资呢?等小宁领了工资,到时一定还!”

    李山河昨天和儿子小宁吃晚饭的时候,问了小宁是不是给医院请假回来的,还问了小宁请了几天假,李小宁为了不让原本就因为身体受伤的父母为自己的事担心,没有把被医学院开除的事告诉他们,只是编了一个理由让父母放心。

    “李山河!你耍鬼呢?从几千里外回来,就算没到月不领工资,明知道你们发生这么大的事,会没带钱?你说说你自己答应了我还钱,答应几次了,月底又是月底。”

    “大狗,我没耍你,原本是答应上个月底给你还的,可是我的腿摔伤了,就?”李山河的话让李小宁听起来,就像刀割的痛,从他懂事起,还是第一次听到父亲这样低声下气的和别人说话。

    “李山河,我也不怕你知道,原本让你宽限,是因为你还可以采药做事挣钱,可是现在不一样了,你残废了,再也挣不到钱了!”

    “不仅如此,原本你摔断腿可以找村长赔一大笔钱,你连赔偿都要不到,谁还会信你。”

    “对!我们和大狗的想法一样,之前把钱借给你,让你宽限几天又几天,完全是因为你还有能力挣钱,现在你已经变成废人了,已经没有本事能力挣钱了,今天,你非把我们的钱还了,不然我们和你没完没了。”

    “诸位大兄弟,我家山河碰上这事,还请诸位大兄弟再宽限宽限。”李小宁的母亲说着好话。

    “不行!绝不能宽限了,今天一定得还钱!”

    就在家里父母还准备给他们说好话的时候,院子里的李小宁大声怒喝:“爸妈!不要再求他们,不就是还钱吗?我还!”李小宁没有进屋,手里拿着蘑菇,肩上背着背篓挡在了要债人的面前,他没有注意到家里已经是泛滥成灾了,刚刚那一场大雨,把通风漏雨的家已经折腾的面目全非。

    地上的黄土地面,被雨水浸泡后,变成了水和泥,家里的顶棚上还在咚,咚的滴着未干的雨水。

    “原来是小宁回来了,看起来瘦了一些。”

    “小宁真是个勤劳的孩子,在城里大医院上班,回家了还这么勤劳。”

    要债的人看到李小宁,语气比之前明显收敛,毕竟,村里的人都知道李小宁在城里考进医学院到大医院上班的消息。

    “废话不说,我爸欠你们多少钱?”李小宁没有放下背篓,大声说道,对他来说,谁对他的父母不敬一尺,他就会对别人不敬一丈。

    “欠我五百!”

    “欠我两百。”

    “欠我三百七十二块!”

    ......

    李小宁把十个要债的数目统计,共是五千六百三十块,之后,说道:“你们说我爸没有能力还钱,我总该有能力还钱吧!我爸欠你们的账都记到我的头上,我有钱了还给你们!”

    十个要债的人,嚷着要来找李山河还钱,无非就是要李小宁认账。

    农村里父亲欠账,儿子不认的事,多了去,听到李小宁答应还钱,他们才愿意离开,毕竟他们知道,再怎么说,李小宁是在大城市医院上班的,几千块钱一个月,还得起欠他们的钱。

    李小宁目睹他们离开的背影,心里很愤怒,愤怒的不是那几千块钱,而是这些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乡里乡亲。

    在父亲腿没有出事之前,都山河大哥的叫,可以说父亲给他们每个人都帮过忙。

    如今,看到父亲双腿摔断,就逼着要还钱,生怕父亲还不起欠他们的钱。

    李小宁愤怒世态炎凉。

    看着十个要债的人离开,李小宁才走进了屋。

    当他走进屋要问父母亲,父亲的腿是不是和村长有关系,没有得到赔偿,看到了屋里被大雨折腾的一幕时,李小宁的心隐隐作痛。

    这哪里还能叫房子,顶棚到处通风漏雨,横条已经被雨水的长期侵蚀开始发霉,到处漏雨,房子上的瓦就像个筛子一样,雨水直接落到了屋里,到处是被雨水泡胀的黄泥。

    父亲躺着的床上已经湿透,母亲的双脚正踩在泥水里。

    李小宁已经没有时间再心痛了,急忙给父亲换了干的床单,给母亲挪了一个干的地方。

    李小宁,无论如何,你绝不能再让劳累了大半辈子的父母亲,再住在这样一个不能遮风避雨的地方了。

    你要赚钱,拼命拼命的赚钱,首先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为他们盖上一套能遮风避雨的地方。

    照顾好父母,把家里的雨水和黄泥收拾好了之后,李小宁气冲冲的跑了出去。

    他要去找村长赔钱,不管你是村长还是什么长,你犯了事,就必须承担。

    原本从大山跑回家就累的气喘吁吁的李小宁,为了父母的事,一口气跑到了村里的村部楼。

    村部楼的门都上了锁。

    就在李小宁停留两分钟,准备去村长家的时候,村部楼的一个门被拉开,一个头发凌乱边走着边扣着纽扣的妇女从村部楼走了出来。

    妇女一眼看到了村部楼广场上的李小宁,突然低着头侧着身匆匆的跑着离开,李小宁看了一眼是村里的张寡妇,没有多想,径直跑到打开门的村部楼,冲着里面大声呼喊:“黄华,黄华你给我出来!”

    “是哪家的催命鬼,催个什么鬼!”

    从村部楼里传出一声不屑,即一个肥脸大耳长的像武大郎的中年男人,手上拿着一根过滤嘴,穿着的白衬衣来不及扣,走了出来。

    “黄华!我问你,我爸摔断腿,是不是因为你!”想到父亲躺在床上的唉声叹气,李小宁气不打一处来,大声怒吼。

    “鬼犊子!你错鬼了!”黄华责骂着李小宁,一巴掌就要打来。

    “黄华!你不要再装了,你身为村长,把我爸害的失去双腿,马上赔钱!”不管你是什么长,该赔钱就赔钱,该偿命就得偿命,这是李小宁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

    黄华猛吸了一口烟,把烟头扔到地上,一脚踩在烟头上,使劲的挪了一脚,满脸不屑的瞪着李小宁,道:“赔你个大头鬼,你说是我害你爸断了腿,证据呢!小心老子告你诽谤!”

    “是他们说的......”李小宁一口气说出了那些说过父亲双腿是村长害断不赔钱的人的名字。

    “废话!听说,我听说你杀了人,是不是你就真的杀了人!鬼犊子,竟然找到俺黄华的头上。”黄华一毛不拔,摆出了村长的架势。

    “不是要证据吗?你给我等着。”李小宁一眼看到从村部楼路过的老张,就是到自家要债其中的一员,说了一声跑到了老张面前。

    老张扛着锄头正要下地做门路,被李小宁拦住,听到李小宁说出要他去村长面前为他的父亲作证时,突然转身,一溜烟的跑了。

    黄华已经着李小宁到了他面前,看着慌慌张张离开的老张,顿时怒道:“鬼犊子,你不是说有证据吗?证据呢?拿出来啊!”

    “黄华!我一定会找到证据的,到时,不管你是什么长,杀人偿命,伤人赔钱。”李小宁一声愤慨之后,苦无证据,只有愤恨的离开了。

    回到家后,李小宁傻眼了,家里原本躺在床上的父亲和额头不知道撞到哪儿撞了一个包的母亲,正坐在地上不尽的自责和悔恨。

    原来是灰溜溜跑了的老张跑到李小宁的家,把他找村长赔钱的事告诉了李小宁的父母。

    “都是我不好,要不是我的眼睛,你也不会多挣钱去下煤窑,不下煤窑就不会出事,都是我害了小宁。”

    “小宁他妈,不是你的错,是我的错,是我不小心,那么多人下煤窑都没事,偏偏就是我出事!是我害了小宁。”

    “爸!妈!不是你们的错,是小宁错了!小宁不该那么冲动,你们都已经这样了,小宁还让你们担心,小宁不孝啊!”李小宁和父母三抱到一块。

    “小宁!小宁,你怎么样了,有没有受伤!”母亲的双手在空中寻找着小宁。

    李小宁抓起母亲的双手,急忙说道:“妈!小宁没事,小宁没事!”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李小宁连连点头,把父亲扶到了床上,又把母亲扶了起来。

    他没有追问父母父亲摔断腿的事,他知道自己冲去找村长赔钱,已经让他们提心吊胆了,遭受病痛折磨的父母,他们已经伤不起了。

    看到父母的模样,李小宁暗暗发誓:“李小宁,你如果不能让这样爱你的父母亲住上能遮风挡雨的房子,你就不配做他们的儿子,不配做个男人。”

    李小宁暗暗发誓,要尽快挣钱给父母盖房子,照顾了父母之后,找了一个裂口的瓷碗,把瓷碗里装了泥土,把采摘来的蘑菇栽到了瓷碗里。

    原本以为蘑菇脱离泥土的时间过长,会种不活。

    但是,结果又让李小宁大吃了一惊,从背篓里拿出干枯的蘑菇,根茎刚刚被泥土掩盖,马上变的生机勃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