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丫丫读书 > 资讯 > 楚阳梁韵莹小说《上门兵皇》作者天达完整章节阅读

楚阳梁韵莹小说《上门兵皇》作者天达完整章节阅读

时间:2019-10-17 17:29:08编辑:

楚阳梁韵莹小说全文阅读在哪看?丫丫读书网带来楚阳梁韵莹小说《上门兵皇》作者天达完整章节阅读,作者“天达”。该书主要讲述了:楚阳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这样失去了记忆,自己的丈母娘天天就是指着自己的鼻子骂自己是一个窝囊废。梁韵莹也不喜欢自己......小说内容章节生动充实,故事情节曲折动人,推荐各位读者大大阅读!

楚阳梁韵莹小说

站在人群中的粱韵莹,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以及一条短裙。

站在她面前的,是一个穿着蓝色长裙的姑娘,梳着干练的马尾辫,手上拿着一个LV限量定制的手包,看上去身价不菲,将来必然是大户人家的千金。

“我这块玉石是打算给爷爷雕刻寿礼的,现在被你摔成了好几瓣,这事儿应该怎么解决?”

“对了,这石头可是我花了400万买来的,我也不想为难你,照价赔偿怎么样?”

听闻此言,梁韵莹面露难色,咽下梁家的公司,可用的现金流已经所剩无几,就连公司的市值现在也大幅缩水。

除非将名下的房子给卖了,否则现在想要拿出400万现金来赔偿,无疑是要了梁韵莹的半条命!

韩栋从人群中挤出来,挡在了梁韵莹的面前。

他不分青红皂白,便指着那姑娘说道:“你年纪轻轻就不学好,学会让别人到赌石场来碰瓷儿?依我看,这石头八成本来就是碎的!你想借机讹诈400万,好大的胆子啊!”

韩栋此言一出,赌石场内大半的客人,像是看傻子一样看着他。

想来,初到中州的韩栋,压根就不知道,自己面前那蓝色长裙的姑娘是何许人也。

一听这话,那姑娘瞬间气愤异常!

她指着地上的碎玉石说道:“以我们李家在中州市的地位,还不至于因为这一块石头讹诈别人吧,假如不是想要给爷爷送贺礼,这400万的玉石我大可以拱手不要,你这话说的,也未免太过于毁人名誉了吧,!”

李韵儿此言一出,韩栋当即面色铁青!

虽然初到中州市,但李家的名号他可是听说过的。

以李家的权重和资产,在中州市不说只手遮天的,但最起码跺一跺脚都能够让业界地震!

原本想着给梁韵莹出头的韩栋,瞬间怂得像条狗。

他连连道歉,随后转身对梁韵莹质问道:“你怎么这么不小心,把人家里姑娘的玉石给打碎了,这事可怎么办才好!”

梁韵莹只觉莫名其妙,自己和韩栋已经多年未见,他对这家伙已经没有多少印象。

现在突然出现,非但没有替自己解围,反过来质问自己,他算什么东西?也未免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吧?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直在观察局势的楚阳,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你好李小姐,首先我对妻子的莽撞感到抱歉,至于这事如何处理,我们完全可以不需要赔偿。”

楚阳此言一出,人群中传来嬉笑之声。

“呦,这不是梁家大名鼎鼎的傻子女婿嘛,他还真把自己当好人物了?”

“坏了人家的玉石,赔钱不是天经地义,据说这家伙智商低下,连大字都不识一个,现在站出来装什么逼啊?”

“得罪了李家,让他们梁家吃不了兜着走!”

李韵儿打量了一番楚阳,她秀眉微蹙说道:“不赔钱?你想怎么处理呀?说实话我并不在乎这些钱,我只是在乎坏掉的玉石而已。”

见楚阳站在自己的面前替自己出头,梁韵莹连忙拉了拉他的衣角,低声呵斥道:“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别跟着添乱,赶紧回去!”

楚阳丝毫没有在意爱妻的训诫,他对李韵儿说道:“假如我能够帮你开一块,品质质量更好的鸡血石,那么之前我媳妇打碎玉石的帐,一笔勾销怎么样?”

面对楚阳提出的解决办法,李韵儿思索几秒后,点头说道:“只要能有足够质量的玉石,让我给爷爷准备贺礼雕刻物件,这事儿自然可以翻篇不提!不过,一路发赌石场这规模,不缺好货,但能不能切出来还得看你的本事!”

“楚阳,这里有你这废物说话的份吗!到头来丢人现眼,坏的可是咱们梁家的名声!”李翠兰恨不得现在就把楚阳给撵出去。

但奈何这么多双眼睛盯着,梁家必须得把事情给解决了。

骑虎难下,李翠兰也只能硬着头皮,任由楚阳满嘴跑火车。

“你连赌石场都没来过,还真以为自己是高手,现在就给我回去,赔偿的事情我自己想办法!”粱韵莹皱眉说道,现在自己已经够烦心的了,楚阳居然还跟着添乱!

楚阳看着梁韵莹那张毫无瑕疵的娇容,反问道:“你自己解决?怎么解决?变卖房子?或者是变卖公司?梁家现在已经经不起什么大风大浪了,难道你心里不清楚吗?你是我老婆,你出事了,我就必须得管到底!”

楚阳如此毅然的态度,让梁韵莹也不知如何是好。

赔偿?一时之间拿不出这么多钱来。

她断然不相信,自己这犹如傻子一样的丈夫,真的能够切出一块质量更加上乘的鸡血石吗?

相较于冰萃种,鸡血石可是更加难出的玉石。

想到这,梁韵莹甩给了楚阳一张银行卡说道:“这里是我十八万的私房钱,也是现在唯一能拿得出来的现金了,如果这件事情你给办砸了,咱们就离婚,我也不在乎爷爷之前定下的规矩了!”

楚阳接过银行卡,做了个OK的手势,随后自信满满的说道:“老婆,剩下的事情交给我,我绝对不会让你受一点委屈的!”

不知为何,楚阳在梁韵莹如此无助的时刻,说出这么贴心的话来,不由得让她心头一颤,甚至涌出了些许暖意。

在众人的注视下,楚阳利用透视眼,在一路发硕大的赌石场内寻找起原石来。

作为华南地区,最大的玉石贸易集散中心,一路发赌石场进口的石料,可谓是满目琳琅,半开窗的,未开窗的,各种各样的玉石原石应有尽有!

只要能够出得起价钱,什么样的玉石都能买到,只要运气好,一本万利的事儿也常有发生。

但赌石这玩意儿,一刀穷一刀富,在一路发赌石场切到倾家荡产的人,自然也不在少数。

巡视了一圈之后,楚阳在一块犹如哈密瓜大小的原石前停了下来。

这块原石并未开窗,而且看上去皮层很厚,表面的纹路和普通的石头相差无几。

诸如这么大的原石,而且还未开窗,表皮品相不好,根本就卖不出什么好价钱来,切出玉石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

直白点来说,这样的石头,非但没有人会买,就算是掉茅坑,都嫌硌脚。

“就这块吧,现在当场帮我解开。”

这块品相极差的原石,售价八千,在赌市场的工作人员的印象中,这石头已经放了好几年都无人问津了。

楚阳利索付了钱,并且由工作人员将原石交给了解石师傅。

“这原石品相这么差,连茅坑里的石头都不如,能切出货才有鬼了!”

“别说是上等的鸡血石,依我看,就连最垃圾的玉石都不见得能切出来!”

“梁家的人心也真大,居然敢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这傻子女婿来办,这不是丢人现眼吗?”

然而就在众人的质疑声之中,解石师傅上水打磨,按照楚阳的吩咐,切割出一小块原石的表皮!

当解石机的刀刃,切开原石的那一霎那,解石师傅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出水了!”他的这么一声惊呼,让所有人目光聚焦过来!

一路发赌石场内嘈杂的声音安定了下来。

瞬时间,落针可闻!

那表皮粗糙的原石,仿佛犹如火龙果一般,切开薄薄的皮层,居然真的有鲜红色的鸡血石!

此情此景,震撼了在场众人!

从那块连茅坑垫脚石都不如的原石中,切出的鸡血石,晶莹剔透,犹如水晶一般毫无杂质!

从成色上来看,就连一路发赌石场这样的大场子,每年都不见得能够出上几块。

“之前李家千金坏掉的那块玉石,最多做个佛牌,切出来的鸡血石雕刻一尊佛都够了!”

“这是瞎猫碰到死耗子吧?咱们混迹赌石场的老手,可能没这么好的运气,傻人有傻福吧!”

“这么算来,李家的千金还大赚了一笔呢,这样品相的石头的,如果雕刻成成品,少说也得七八百万!”

围观者前后的态度,反差的让人恶心,简直连墙头草都不如。

楚阳神情自若,全然没有顾及其他人的反应。

见此情形,方才大乱阵脚的梁韵莹长舒了一口气,心里悬着的石头也放了下来。

假若不是楚阳出手,自己可能真的要变卖家产来赔偿李韵儿了!

在解石师傅的帮助下,一整块鸡血石很快被切割了出来,楚阳将玉石递给了李韵儿。

“李小姐,按照咱们之前的约定,方才我老婆不小心造成的事故就翻篇不提了,你觉得怎么样?”

在此之前,李韵儿一直想要在爷爷大寿之前,替他准备一份比较隆重的贺礼。

但苦于找不到上乘的玉料,楚阳所切出来的这块鸡血石,让她爱不释手。

同样,她也深知这两块玉石之间的价格差异。

李韵儿接过玉石,说道:“这块石头的品相,比我刚才那坏掉的那一块要好上太多,如果论差价,我可能还赚了一些,我们李家人从来不占别人的便宜,之前的事一笔勾销,我再补你一百万差价。”

能力和记忆恢复之后,楚阳对于钱财这玩意儿看得很淡。

既然对方提出要给100万,如果拒绝,岂不是真的被人当成傻子了?

楚阳微微点头笑着说道:“看在李姑娘你还算是通情达理的份上,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件事情。”

方才到场之后,楚阳便使用透视眼查看了番那碎掉的玉石,并且从中发现了猫腻。

但为了避免梁家和稀泥的处理态度引发非议,他并没有将实情告知。

如果不是因为李韵儿通情达理,主动补了这两块玉石之间的差价,楚阳也没有打算将这件事情给说出来。

他的话也引起了李韵儿极大的好奇。

“哦?什么事情?”她眨巴着大眼睛,一脸狐疑的问道。

梁韵莹走到楚阳身后,柔声告诫道:“刚才的事情你办得不错,但也只能说明咱们运气好,避免节外生枝,少说点话,现在就回家吧。”

楚阳摇了摇头,他将碎落在地的玉石捡起后,让解师傅从中间切开。

当那块玉石切开之后,众人傻了眼!

原本完整的玉料中间,居然会有裂纹和拼接的痕迹,很显然,这块玉石的品相是有瑕疵的,别说四百万,四万块都有待商榷,毕竟中间是废料拼接而成,但因为技术处理的过关,蒙骗了所有人的眼睛。

“怎么会这样?”得知真相的李韵儿也大为吃惊!

这可是寻常人用肉眼,根本无法察觉到的细节,如此精湛的作假手段必然是有意为之!

楚阳将藏有猫腻的废弃玉石,递给李韵儿,随后善意的告诫道:“我不知道你这块玉石,是从什么地方入的手,但是像这种奸商,以后就没必要合作了。”

“既然事情现在已经解决,大家都散了吧,没什么热闹可以看的了!”

楚阳处理事故那风轻云淡的态度,让李韵儿刮目相看,就连梁韵莹也觉得,平日里不善言辞榆木脑袋的丈夫,今天怎么居然像是换了个人似的?

紧接着,楚阳一把拉住梁韵莹的手,说道:“老婆咱们回家!”

站在一旁的李翠兰愕然异常,这个平时根本就瞧不上眼,恨不得他早点去死的废物女婿,居然如此轻松就帮助梁家摆平了这么大的麻烦。

“韵莹!这么多年没见,你还是像从前那样漂亮,刚才我已经打算筹款替你赔偿了,没想到事情已经解决了。”

韩栋赶忙迎上前来,堆着笑脸马后炮般解释道。

方才,韩栋在得知李韵儿真实身份后,对于自己女儿呵斥的态度,李翠兰自然也看在眼中。

她冷言说道:“由始至终,你连手机都没有碰过,你用意念去给韵莹筹款的吗?你小子嘴里就没一句实话,以后再让我看到你接近我们家韵莹,腿给你打断!”

李翠兰是个十足的狠角色,她现在更加愿意相信,楚阳之前所谓的高利贷,是真真切切的发生在韩栋身上的。

加之方才他面对李家人怂得像条狗,根本就不配当梁家的女婿!

被李翠兰一通痛骂之后,韩栋自然无脸在众人面前继续逗留,他逃也似的离开了赌石场,心中自然怨恨不已,假若不是这个弱智搅局,现在自己恐怕已经一只脚踏进梁家的门槛了!

“楚阳是吧?既然老子到了中州市,就让你不得好死!敢坏老子的好事,你是真的活够了!”

……

另外一边,风波平息之后,楚阳和梁韵莹以及李翠兰,打算离开赌市场,却被李韵儿拦下了脚步。

“你叫楚阳对吧?现在你还不能走!”

听闻此言,楚阳还未开口,梁韵莹愤愤不平的说道:“别看我丈夫老实就可以欺负他,刚才的事儿已经解决了,难道我们还不能离开吗?”

李韵儿当即笑着解释道:“你们误会了,我看楚先生也算是个行家,有件事想要请你帮忙。”

“什么事儿?”闻言,楚阳饶有兴致的挑了挑眉。

不可否认的是,梁韵莹出面替自己解围,让楚阳心头一暖,这个老婆还是非常关心自己的嘛!

哪怕实际上,梁韵莹只不过是不想给梁家惹麻烦而已。

李韵儿这姑娘性格果断,丝毫没有绕弯子,开门见山道:“咱们李家最近要鉴定一批玉石,是从缅北那边运过来的上好料子,总价值大概有一个亿左右,这也是李家非常重要的投资项目,我爷爷最近眼疾犯了,家里那些鉴定师水平也都是半斤八两,楚先生这样慧眼独具技艺高超的人才,是极为稀缺的,能不能请你出面,帮我们家这个忙?”

兴许是生怕楚阳拒绝,李韵儿接着又说道:“放心好了,咱们李家是绝对不会亏待任何人的,只要你能够帮忙把事情给办好了,到时候给你百分之二的提成,少说也得有个三五百万,你要不要考虑考虑?”

虽然楚阳对于钱财非常淡薄,但眼下自己一无所有,能够累积些资本,自然是好事。

然而,梁韵莹却当即拒绝道:“我老公刚才只不过是瞎猫碰到死耗子,运气好而已,咱们没法儿答应,帮不了你这个忙。”

李翠兰也接过话茬说道:“对对对,我女婿就是运气好,你们李家的生意少则几百万多则几千万,他哪能鉴定得了那些!”

梁韵莹母女连连推诿的态度,李韵儿并没有放在眼里。

她直勾勾的盯着楚阳,这合作到底能不能达成,还得看当事人的态度。

出乎母女二人所料,楚阳微微点头回答道:“既然有好处可以拿,我当然愿意帮你们李家这个忙!”

上门兵皇

上门兵皇

作者:天达类型:都市状态:

“每顿吃这么多,你怎么不撑死啊?养头猪还能杀了吃肉,你这个废物百无一用!”梁家客厅的餐厅内,丈母娘李翠兰指着楚阳的鼻子一通谩骂。唾沫星子飞溅,犹如泼妇骂街一般。楚阳默不作声,埋头消灭着面前的食物,馒头和咸菜,外加一大锅小米粥。在丈母娘李翠兰眼里,这楚阳每天三顿饭几乎海量,而且身无一技,连大街上扫马路的废物都不如!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