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丫丫读书 > 资讯 > 我的老婆貌美如花庄凡沈凝冰by梅川马甲小说免费阅读

我的老婆貌美如花庄凡沈凝冰by梅川马甲小说免费阅读

时间:2019-08-02 14:51:40编辑:

丫丫读书为您提供我的老婆貌美如花庄凡沈凝冰by梅川马甲小说免费阅读。小编带来作者“梅川马甲”的小说《我的老婆貌美如花》最新章节全文阅读。该小说讲述男女主角庄凡沈凝冰的故事。小说内容章节生动充实,故事情节曲折动人,推荐各位读者大大阅读!

我的老婆貌美如花小说

“不好,有埋伏。”

充满浓烈消毒酒精气味的病房内,庄凡醒了。

他几乎没有睁开眼,便猛然起身。

这是一个特种兵王最本能的反应。

可刚刚站定,一股强烈的眩晕感差点让他一头栽倒。

他赶忙坐在床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咦,你醒了?”

病房门被推开,一名小护士惊喜地问道。

随即朝外大声喊了起来,“医生,304重症病房的患者醒了。”

“这里是,医院?我......还活着?”缓过劲来,庄凡打量着周围的环境,神情愕然。

下一秒,庄凡发现了不对劲。

他明明记得,自己在国外维和,突然遭遇偷袭,为了掩护战友离去,毅然留下,选择跟敌人同归于尽。

可如今,自己却安然无恙,浑身上下一点伤痕都没有。

这时,小护士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中年眼镜医生。

他来到庄凡面前,仔细检查者庄凡的身体,旋即惊呼道:“真是奇迹,从那么高的楼层摔下,竟然在短短半个月就恢复了。”

“你说我是因为坠楼才入院的?”庄凡好奇道。

“可不是嘛。你当初被送到医院的时候,浑身是血,我当时都快吓死了。”小护士看着庄凡那俊朗的面庞,絮絮叨叨地说道,“我就不懂了,有什么事想不开,非要跳楼自杀?”

“跳楼自杀?”庄凡更加懵了。

要知道,他在部队,素有铁血兵王的称号,平日有一句口头禅时长挂在嘴边:我庄凡会死,但必定是死在战场上。

像那种跳楼自杀的事情,只有懦夫才会做。

咚咚。

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响。

庄凡扭头看去,发现门口站着一对年轻母女。

女人二十三四岁的年纪,身穿OL职业套装,身材前凸后翘,无论是气质还是相貌都不亚于电影明星。

小女孩似乎继承了母亲优良基因,长得跟瓷娃娃似的,非常惹人喜爱。

“粑粑。”

小萝莉挣脱开女人的手,一下子冲到庄凡面前。

“粑粑,你可算是醒了,太好了。”

小萝莉开心大喊,捧着庄凡的脸‘啵’的一口亲了下去。

“你在叫我爸爸?”庄凡试探性地问道。

不等女孩开口,那美女直接冷着脸道:“好啊,庄凡你是不是赌博赌到迷了心智,你不认我这个老婆就算了,如今,连自己的闺女都不认了?”

“啥?”庄凡吓得差点从床上栽了下来。

自己......有了老婆女儿?

到底是怎么回事?

要知道,自己十七岁入伍,到如今已有二十个年头,因为常年在部队执行特殊任务,他甚至连女朋友都没交过,更何谈老婆孩子?

忽的。

他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放开小萝莉,转身走入洗手间。

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庄凡懵了。

镜子内的男人,是庄凡的脸没错,可年龄却整整小了一大截,没有了自己当兵时期的英武,有的只是因长期熬夜所带来的憔悴。

他下意识摸了摸钱包,里面除了几张一块五毛的纸币外,还有一张一家三口的全家福。

由此......庄凡可算是确定了一件事。

自己重生了。

确切地说,是重生到了另一个世界的自己身上。

回到病房,庄凡呆呆地看着小萝莉以及女人,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毕竟,他连这个世界的老婆孩子的名字都不知道。

“粑粑,抱。”小萝莉张开手,眼巴巴地看着庄凡。

庄凡点头微笑,似乎是因为血脉相连的原因,越看小丫头越是欢喜。

他抱着小萝莉来到女人面前,哂笑道:“抱歉,让你跟女儿担心了,我现在康复了,走,咱们回家。”

说着,庄凡鼓起勇气抓住对方的手。

啪。

沈凝冰一把拍开庄凡,冷笑道:“家?哪里有家?”

庄凡从对方眼神当中看出了深深的失落,但心中满是无辜。

“抱歉,跳楼醒来之后,有些事情,我忘记了。”庄凡只能这么说。

“忘记了?呵呵,一句忘记了,就能弥补你对这个家带来的伤害吗?”沈凝冰的眼泪如断线珍珠般掉落。

她想了想,继续说道:“你失忆了是吧?那好,我就帮你回忆回忆......”

“你酗酒成性,一旦喝醉,就暴打我们母女,有时连你爸妈都不放过。”

“你赌博成瘾,你爸妈在市区买的房子,被你赌输了不说,还倒欠十几万。”

“不止如此,你还是个不孝子,一个月前,你妈突发脑溢血,需要动手术,我们辛苦哀求,找亲戚借了几万块,可你这废物倒好,趁我们不注意,带着这笔钱去赌博,赌输了就跳楼轻生,现在你妈还坐在轮椅上,医生说她可能会终身瘫痪。”

......

一番话落下,庄凡如遭五雷轰顶。

酗酒。

嗜赌。

废物。

不孝子。

每一个词落下,宛如针扎,让庄凡的心都在滴血。

庄凡可算是明白,另一个世界的自己,究竟有多么的不堪了。

那小护士也忍不住嘟囔起来:“早知道他是这种人渣,我就不应该这么细心照料,让他早点死才好。”

主治医生虽然不语,但脸上的厌恶根本没办法掩饰。

庄凡并没出言反驳,因为他不够资格。

许久的沉默之后......

庄凡展颜一笑,“我们回家。”

简单的四个字,庄凡说得无比坚定,那深邃的眼眸中,绽放着异样的神彩。

说完,他一手抱着女儿,一手拉着沈凝冰,往外走去。

沈凝冰不知怎的,竟然无比顺从地跟在庄凡身后。

她甚至有种错觉,眼前这男人,似乎跟之前的废物不太一样。

但旋即摇头轻叹。

错觉!

这一定是错觉。

狗改不了吃屎。

不过这已经无关紧要了,因为她已经决定,等女儿再长大些,就跟庄凡离婚。

哀莫大于心死。

下午五点,庄凡办好出院手续,一家三口来到住院大楼下。

正打算拦一辆的士回家,可这时,一群人自四面八方出现,将庄凡三人团团围住。

“麻麻,我怕。”小萝莉蜷缩在沈凝冰怀中,一脸惧色。

“依依不怕,爸爸在,现在就把这些坏人赶走。”庄凡微笑着摸了摸女儿的脑袋,一步跨前,面不改色地看着那群来历不明的家伙,说道,“各位,我好像不认识你们?”

“庄凡,我们是催债公司,你欠王老板的那笔钱,该还了。”一个脖戴金项链的大黑胖子咧嘴笑道。

庄凡一愣,没想到自己刚出院,债主就找上门来了。

虽说这笔债是自己前身所留,但毕竟自己借他的躯体重生,对方造的孽,自然由自己承担。

“原来是要债的大哥。”庄凡底气不足地说道,“不过我刚刚出院,囊中羞涩,不知道各位大哥能否宽限几天?”

啪。

一道响亮的巴掌声陡然传出,庄凡右边脸上,瞬间出现五道鲜红的巴掌印。

“宽限你麻痹。”黑胖子取出一张有着庄凡亲笔签名的欠条,在后者面前晃了晃,“我们已经宽限你半个月了,你还要我宽限,你当我们是福利社呢?”

庄凡干笑一声,并没答话。

黑胖子轻哼一声,“老板已经发话,今天无论如何,你都得给我们一个交代,要么还钱,要么拿人抵债。”

“拿人抵债?”庄凡眉头一皱。

“没错,用你的老婆女儿抵债。”大黑胖子嘿嘿冷笑。

一双贼眼色眯眯地盯着沈凝冰,他说:“虽然你是个穷逼、赌鬼、废物男,但你运气不错,找了这么漂亮的老婆,还有可爱的女儿,只要你同意让你老婆去卖,女儿转卖给富豪,你欠我们老板的债,就一笔勾销,甚至每年我们还会给你返利。”

此话落下,沈凝冰一张俏脸顿时苍白如纸,她抱紧依依,死死盯着不远处的庄凡,生怕对方会同意。

毕竟一个正常人穷途末路,都会作出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

更何况她这个嗜赌如命的废柴丈夫呢?

而这时,大黑胖子指使小弟来到沈凝冰面前,打算强行带走她们母女。

沈凝冰看到这一幕,想死的心都有了。

就在那些小弟即将动手之际,一道叹息声陡然传出。

“说实话,我最讨厌你们这种不知进退的人。”庄凡不紧不慢地说道。

眼眸深处,已经涌现出了杀机。

“嘿,有点意思,没想到,你这个废物赌鬼,竟然还有男人的一面。”大黑胖子冷笑着说道,手一挥,几名手下拿着铁棍冲向了庄凡。

“庄凡,小心。”沈凝冰大声提醒道。

可已经迟了,因为一名小弟手中的铁棍距离庄凡的脑门只有几公分距离,如果砸中,庄凡不死也得重伤。

沈凝冰赶忙捂住女儿的双眼,她自己也扭过头去,似乎不忍心看到这血腥的一幕。

一秒后,一道闷哼传出。

紧接着,便是那大黑胖子的惊呼声。

发生了什么?

沈凝冰赶紧回头,发现庄凡还站在原地,而那对他出手的小混混,被庄凡掐着脖子提了起来,双腿乱蹬,一张脸憋成了猪肝色。

砰。

庄凡夺过对方手中的铁棍,狠狠砸向他的胸口,那小弟哀嚎一声,口喷鲜血,肋骨不知道断了多少根。

“怎么会这样?”沈凝冰目瞪口呆。

这个废物,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

不止是沈凝冰,就连那大黑胖子也一脸懵逼。

他无论如何都没想到,庄凡竟然有如此好的身手。

不过这又如何?

自己带了二十多名小弟,这小子再厉害,也不可能是这群人的对手。

当即手一挥,“大家一起上,干死这小子。”

那群小弟闻言,一个个嗷嗷直叫,面红耳赤地冲向庄凡。

庄凡摇了摇头,虽说这具身体在酒精常年的作用之下,无比虚弱,可凭借着前世的格斗技巧,教训这些小混混不在话下。

砰砰砰。

庄凡握紧铁棒,每砸一下,就有一名小混混倒地不起。

短短一分钟时间,原本气焰嚣张的混混,尽数败于庄凡手中。

“呼。”

庄凡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仔细看去,可以发现他的身体微微颤抖。

他心中轻叹。

看来有必要好好锻炼一下,否则要是遇到真正的危机,哪有能力保护自己的老婆孩子?

哐当。

庄凡丢掉手中的铁棒,转身看着那大黑胖子。

只见对方身上汗如雨下,双腿如筛糠似的抖着,很显然,庄凡大显神威,彻底让他吓破了胆。

“你,你别过来。”大黑胖子喊道。

庄凡没有搭理对方,一个膝顶,大黑胖子‘嗷’的一声惨叫,身体弓成了虾米状。

伸手轻轻一提,对方两百斤的身体,被庄凡小鸡似的提溜了起来。

来到沈凝冰面前。

啪嗒。

庄凡松一松,大黑胖子烂泥似的落在地上。

“庄凡,你怎么这么厉害?”沈凝冰开口道,看待庄凡的眼神充满着复杂。

庄凡假装没听到,他伸手打算抱住自己的闺女。

可小萝莉早被庄凡吓得眼泪汪汪,揪着沈凝冰的衣服死活不肯脱手。

庄凡展颜一笑,“依依不怕,刚才爸爸在跟这些叔叔玩游戏呢,我们不是打架。”

“真的吗?”依依眼巴巴地问道。

“当然,不信的话,你问妈妈。”庄凡一副认真脸。

等到沈凝冰点头之后,依依抹了一把眼泪,说道:“依依也要跟叔叔们玩游戏。”

庄凡干笑道:“好啊,不过那些叔叔累了,正在地上休息,你要真想玩的话,我可以让这位胖叔叔跟你玩。这样吧,我让他把手按在地上,你从一数到十,每数一下,爸爸就踩他的手,看他能不能躲开,怎么样?”

依依拍拍手道:“这个游戏好玩,依依要玩。”

庄凡轻轻踢了一脚那大黑胖子,笑道:“哥们,我女儿要我跟你玩游戏,现在我们开始吧。”

大黑胖子哪敢不从?

他把手放在地上。

“1”依依天真地数着。

庄凡一脚重重踩下,嘎吱一声,大黑胖子手骨破裂,鲜血淋漓。

刺骨的疼痛刺激着每一个细胞,可他却咬着牙,不敢发出声音。

因为直觉告诉他,如果不好好配合庄凡,怕是自己小命难保。

“2”依依继续喊道,庄凡又是一脚落下,钻心的疼痛让大黑胖子龇牙咧嘴。

依依一边咯咯直笑,一边拍着手,一副天真烂漫的样子。

‘数数游戏’依旧在继续。

可当庄凡第五脚落下之时,大黑胖子似乎再也承受不住痛苦,宛如杀猪般的惨叫声从他嘴里传出,眼泪直流,一张脸早已没了血色。

“咦,胖叔叔怎么哭了?羞羞脸。”依依撇着小嘴道,然后搂着庄凡的脖子,“粑粑,游戏我们还要不要继续?”

“一切听依依的。”庄凡一脸宠溺地说道。

不等依依答话,大黑胖子率先一步跪了下去,咚咚,脑袋磕在坚硬的水泥地面之上,额头都磕破了。

“求求您饶了我,我再也不敢找您收账了。”大黑胖子鼻涕眼泪齐出,哪还有之前嚣张跋扈的样子。

庄凡摇头道:“回去转告你的老板,钱我会还,分文不少,可如果他再敢对我的老婆女儿有非分之想,我会让他死!现在,你可以滚了。”

“是,是,我一定会把您的话转告给老板。”大黑胖子如临大赦,再次磕了几个头之后,抛下那些手下,独自离开。

这时,身后传来依依奶声奶气的声音,“叔叔,跟你玩游戏真有意思,我们明天继续玩啊。”

大黑胖子吓得差点一头栽倒在地,回过头,露出一副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说道:“好,有机会我们继续玩游戏。”

话落,他拔腿就跑。

“好了,麻烦解决,依依我们该回家了。”庄凡伸手捏了捏依依胖嘟嘟的小脸,随后对沈凝冰投以温柔的笑意。

沈凝冰点点头,像个小女人似的跟在庄凡身后。

看着庄凡那并不算高大的身影,沈凝冰有着短暂的恍惚,刚才庄凡出手教训坏人的英勇画面,她现在还历历在目。

如此形象,很难跟那个醉酒家暴,以赌为生的废物丈夫联系在一起。

“庄凡。”沈凝冰叫住对方,她支支吾吾半天,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庄凡自然知道对方想问什么,哈哈一笑道:“我之前不是在赌场赌钱吗?有事没事就喜欢跟人打架,久而久之,我练就了这一身本事。”

“就这么简单?”沈凝冰半信半疑,不过似乎只有这个解释稍微合理。

拦了一辆的士,沈凝冰跟庄凡一路无言,倒是依依欢快得很,这里摸摸那里瞧瞧,好不开心。

二十分钟后,车子停在了东湖小区。

破败,残旧,贫穷。

是这片小区的专属名词。

小区几百米外,是一个巨大的垃圾回收池,气味很重。

“看来,我得想办法改善一下家里的环境了,就算我不介意,毕竟依依还是个孩子,在这样的地方生活,不利于她的成长。”庄凡提着刚买的水果蔬菜,心中思忖道。

“粑粑,我们快点进去吧。”依依啃着一个大苹果,含糊其辞地说道。

“好。”庄凡认真点头。

就在庄凡迈步之时,一阵汽车嗡鸣声传出,一辆红色保时捷911出现在庄凡视线中。

车子停下,一个身穿西服,手拿公文袋,中年男子从车上下来。

刚一下车,男人便来到了沈凝冰的面前。

“柳经理,您怎么来了?”沈凝冰有些惊慌失措地问道。

眼前这个男子,是沈凝冰所在的服装设计公司的经理,名叫柳随风,年纪三十出头,有车有房。

据说他家在海州属于豪门,家大业大,为人成熟稳重,在公司没少照顾沈凝冰。

甚至前几天庄凡意外跳楼,医药费都是对方垫付的。

这样的男人,无疑是最完美的男人形象。

沈凝冰知道,柳随风对她好,是因为想追求她,不过沈凝冰并没接受,时刻跟对方保持距离,自己的丈夫纵然不争气,但自己也不能因此胡来。

她之所以发慌,并不是心虚,而是担心庄凡会误会什么。

该死!

我怎么会在乎这个废物的感受?

她下意识看向庄凡,似乎医院那件事情之后,便对后者有了巨大的改观。

“小沈,你也是的,我去医院找你,结果护士说你已经出院回家了,你怎么不提前打电话给我,好让我送你回来。”柳随风一脸殷勤。

“柳经理,谢谢您的好意,这几天已经够麻烦您了,我实在不好意思开口。”沈凝冰勉强露出一丝笑意道。

“你这么说就太见外了,你是我手底下的员工,作为部门经理,自然要时刻关心下属的动态。”柳随风笑呵呵地说道,从公文包当中拿出一个编织袋,递给沈凝冰,“送给你的。”

沈凝冰下意识接过,打开一看,当看到里面是一个古驰手提包的时候,赶忙还给对方,“柳经理,这个礼物太贵重,我不能要。”

柳随风笑呵呵地说道:“小沈,你可别误会,这个包是我一个国外做生意的朋友送给我的,不过你也知道,我一个大男人用不着,留着也是浪费,所以我才借花献佛。”

沈凝冰没有回答,倒是一旁正在逗依依玩的庄凡淡然一笑,他开口道:“老婆,既然是柳经理的一番好意,你就收着吧,改明儿咱也送她一个礼物,礼尚往来嘛。”

说着庄凡一把从柳随风手中接过手提包,“柳经理是吧?谢谢你送我老婆的礼物,本来我打算请你进屋坐的,不过我看你是个大忙人,所以......请自便吧。”

柳随风闻言,面色不变,但双眼中的冷意一闪即逝,他呵呵笑道:“庄先生说的不错,我确实很忙,就不在这打扰‘你’跟‘小沈她们娘俩’了。”

他刻意将后半句话说得很重,傻子也知道对方是什么意思。

“不过,在离开前,我有话要跟庄先生说,不知道能否移步?”柳随风开口说。

“好。”庄凡点点头。

一颗大树下,柳随风掏出一盒和天下,兀自抽了起来,他仰望天空,呢喃自语道:“庄先生,你知不知道,我最讨厌这个世界上的一种人,不思进取,靠赌为生,梦想着以此发家。”

“我也讨厌这种人。”庄凡笑呵呵地应了句,“而相比之下,我更加讨厌那种明面上道貌岸然,暗地里却小动作不断,以拆散别人家庭为乐的阴险小人。”

柳随风眉头紧锁,似乎是第一次认识庄凡一般,不过他并不以为意,一个废物而已,耍嘴皮功夫,谁不会?

他再次吸了口烟,随后说道:“庄先生说我阴险?那好吧,我承认,我确实爱慕小沈,也想着能够娶她为妻,而且我自认为我能给她更好的生活。”

“刚才那个古驰手提包你也看到了,是我专门托朋友买来的,市场价三万五一个,至于那辆保时捷911,是我家车库里最便宜的车。”

“我想,以庄先生如今的经济条件,怕是再过一百年,都买不起这些东西吧?”

说到这里,柳随风将烟头丢在地上,狠狠踩灭,话锋一转,直奔主题道:“庄先生,开个价吧,只要你跟小沈离婚,多少钱我都可以出!”

我的老婆貌美如花

我的老婆貌美如花

作者:梅川马甲类型:都市状态:

兵王重生,不一样的废物人生,老婆貌美如花,女儿可爱动人,奈何家徒四壁......

小说详情